首页 > 焦点关注 > 正文
其作品正在华侨博物院展出,将延至下月底
厦门网 2018-02-07 16:35

宗师已逝 颐篇隽永

 

  通古今: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书画金石,无一不精

  贯中西:甲骨敦煌,梵文巴利,希腊楔形,无一不晓

  “我是知识海洋里的‘两栖游物’,上午可以在感性的世界里,到了下午说不定又游到理性的彼岸上,寻找着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天地。越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没有人涉足的地方,我越是想探秘。” 

  ——饶宗颐

 

  2018年2月6日凌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去世,享年101岁。饶宗颐先生的去世标志着一个学术时代的结束。

  饶宗颐字伯濂、固庵,号选堂,1917年生于广东潮安 ,是享誉海内外的学界泰斗和书画大师。他在传统经史研究、考古、宗教、哲学、艺术、文献以及近东文科等多个学科领域均有重要贡献,在当代国际汉学界享有崇高声望。现当代国学家先后有钱钟书、季羡林与之并称,称“南饶北钱”和“南饶北季”。

  饶宗颐1949年赴港,先后任教于新亚书院、香港大学等,1973年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讲座教授兼系主任,至1978年退休,其后在法国、日本、中国内地、台湾及澳门周游讲学。

  饶宗颐自髻龄习书画,此后未缀丹青,及至百岁高龄亦笔墨挥洒不息。2011年12月13日,饶宗颐被推选为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 

 

  本组文/据新华社

  澎湃新闻

 

  首富家里自学成宗师

  1917年,饶宗颐生于广东潮安。他的家族富甲一方,家学渊源更是深厚,父亲饶锷在家乡建起了潮州最大的藏书楼“天啸楼”。少年饶宗颐感觉学校的教育并不适合自己,宁愿独自一人躲进天啸楼里自学。饶宗颐朝夕沉浸于父亲数以十万计的藏书海洋“天啸楼”中,每天与书为伴,与诗为偶,16岁开始便继承先父遗志,续编其父饶锷的《潮州艺文志》,这成为他踏入学术界的第一步。

  1949年,饶宗颐移居香港,任教于新亚书院等学府,他凭借香港中西交汇的地缘优势,不断拓展治学规模并进军国际汉学界,从研究乡邦文献的才子,逐渐成长为世所罕见的国际汉学宗师。

  饶宗颐博通于甲骨文、古文字学、上古史、艺术史、诗词学,乃至书画音律。他出版著作六十余部,著述3000万言,仅《20世纪饶宗颐学术文集》浩浩十二卷,就达1000多万字。他通晓英语、法语、日语、德语、印度语、伊拉克语等六国语言文字。其中梵文、古巴比伦楔形文字,在其本国亦少有人精通,而饶宗颐先生以中国人却能通乎异国“天书”。

  “南饶北季”惺惺相惜

  饶宗颐对于敦煌研究功勋卓著。饶宗颐阅读了法国的大量敦煌古籍,想到当时中国的敦煌学已经落后于外国,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研究,为国人争一口气。不久他和法国汉学家戴密微共同出版重要著作《敦煌曲》,书中利用敦煌出土资料,全面探究敦煌曲子词的起源问题。

  人们将饶宗颐与季羡林并称不无道理,他们两人皆通晓多国语言,研究领域皆极为广泛,在梵文、吐火罗文、敦煌学、佛学等领域有交叉研究,虽然见面机会不多,但两人惺惺相惜,互相评价甚高。

  季羡林在《饶宗颐史学论著选》序言中写道,“每一次有比较重要的文物出土,他立刻就加以探讨研究,以之与纸上遗文相印证。他对国内考古和文物刊物之熟悉,简直远达令人吃惊的程度。”

  饶宗颐

  人生三境界

  “漫芳菲独赏,

  觅欢何极”

  意为在孤独里思考和感悟,上下求索。

  “看夕阳西斜,

  林隙照人更绿”

  一般人精神都向外表露,经不起孤独寂寞又不肯让光彩受掩盖,他们看不见林隙间的“绿”。饶老认为,越想暴露光彩,就越没光彩。

  “红蔫尚伫,

  有浩荡光风相候”

  即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永远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在等候自己,培养自己“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精神意志。

焦点视频更多>>

厦门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