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关注 > 正文
法官铁腕执行治住难缠“老赖”
厦门网 2018-05-31 11:37

  

执行法官(左一)在被执行人的房屋门口贴上传票和告知书。

  

▲执行法官(右一)向被执行人家属当面告知事项,并出示证件。

  “我现在就还钱!”看到要押送自己去拘留所的车迎面驶来,被执行人陈某锋这才慌了神,吓得眼泪止都止不住,涨红着脸大喊要还钱。

  这一幕发生在26日上午,被执行人陈某锋当场全额支付之前百般抵赖的欠款2万元,并写下具结悔过书。

  26日,思明法院继续针对小额标的和行为执行的案件,开展“五月执行风暴”第三次集中统一行动,重拳出击,通过强制手段,依法惩治拒执行为,让“老赖”付出应有代价。

  文/日报记者 谭心怡

  通讯员 思法宣

  图/日报记者 林铭鸿

  案例1

  要被押送至拘留所前一刻

  “老赖”方才痛哭还钱

  法官怎么做的?

  现场沟通时“老赖”耍无赖,法官当场下达拘留决定书。

  “我现在就还钱!”就在执行人员准备将被执行人陈某锋押送至拘留所时,原本伶牙俐齿的他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边大哭,一边用哽咽的声音叫嚷着要还钱。

  陈某锋是某文化创意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员工唐某因生孩子休了三个月产假,但公司却没有履行给予她带薪休假的法律义务,不仅分文工资未给,连唐某的社会保险都没有及时缴交,导致唐某无法领取生育津贴。不仅如此,唐某还控诉自己2014年的年休假待遇也没有享受到,遂愤而提出离职,并将该文化创意公司告上法院。

  最终,该公司被法院判赔应付唐某医疗费、产假期间生育津贴、节育手术假期间的工资、带薪年休假工资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共4万余元。

  明明已经与申请人唐某达成和解协议,但被执行人陈某锋却一直没有履行,且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身份一直在陈某锋以及其弟弟、弟媳之间换来换去。

  26日,陈某锋被执行人员带回法院督促履行。当日10点半,陈某锋说自己的弟弟会在中午12点前来法院进行担保,与唐某协商后商定赔款2万元,分20期偿还,一个月一期,一期还1000元。11点40分,陈某锋又换了个说辞,说弟弟要换一个人担保,而且12点前来不了,要下午1点半才能到。电话中,陈某锋与弟弟唇枪舌剑,对骂互贬,毫不留情。执行法官待哥俩冷静后,打电话给陈某锋的弟弟。电话刚接通,陈某锋的弟弟就开始气势汹汹地大声叫嚷着,法院在逼自己还债,开始耍无赖。

  见此情形僵持不下,执行法官当场下达拘留决定书,要将陈某锋送往拘留所。要被押上车时,陈某锋立马在十分钟之内借到了2万元,并将款项转给申请人唐某。

  陈某锋还当场写下悔过书,称自己已经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真诚悔过并保证以后不会再犯。

  案例2

  称家庭困难拒绝腾房

  经耐心沟通终于妥协

  法官怎么做的?

  一边讲“法”——现场宣读执行通知书;

  一边讲“情”——告知对方若有实际困难可到法院反映情况。

  地上堆着一座小山一般的衣服,沙发上还搭着几件短袖,被执行人陈某华一边将长裤裤脚拉到膝盖,一边听执行法官宣读执行通知书。

  “你所住的这套房子将被执行腾退,6月15日前必须要搬出。”执行法官话音刚落,陈某华就斩钉截铁地摇着头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据陈某华描述,他上有老、下有小,父母亲均已到耄耋之年,家里还有一个在实习的大儿子和一个在上学需要用钱的小儿子,一家人住在厦门唯一的一套房子里。陈某华说到这里,有些激动。

  因向银行以房子抵押贷款后无力偿还,陈某华被法院判令尽快还清本金及利息130万余元,但陈某华自2015年5月判决书生效起,就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执行还款,因此他所抵押给银行的住房将被拍卖进行还款。

  “如果申请人愿意垫付租金,让你们租房住呢?”执行法官见陈某华情绪暴躁,又考虑到其孩子的身心健康,便换了一个说法。但陈某华依旧不愿搬出,不断表示自己的情况困难,目前正在想办法筹钱还,需要时间。在陈某华的不断周旋之下,半个小时已然过去。

  见此情形,执行法官语气严厉地告知陈某华必须在6月15日前搬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若有还款上的实际困难或是能给出切实可行的还款方案,可以在5月30日前往法院反映情况。

  陈某华这才松口让步,做出妥协,并称自己一定会尽快还款。

  案例3

  两“老赖”被处罚吃到苦头

  终于迅速还清欠款

  法官怎么做的?

  将一名“老赖”拘留15天,冻结另一名“老赖”的银行账户。

  因某科技有限公司资不抵债,16名公司员工被欠下43万余元的工资,可公司已经没有财产可供执行。这16名申请人便一起提出要求,公司内两位尚未缴纳出资的股东应对该公司所负债务依法承担责任。

  法定代表人洪某作为其中一位股东,法院判决其应执行赔款15万元。

  收到法院执行通知书后,洪某先表示需要三个月时间进行资金协调,融资还款,随后将公司内的电脑全数卖出,卖得5万余元交给法院还款,但自己应还的15万元仍旧没有眉目。

  执行法官针对此情况,再次酌情给予其一个月缓冲时间,而后多次联系洪某,均没有得到要还款的答复,于是将其拘留15天。洪某被放出后,在一个月内就还清了15万元的执行款项。

  而另一名被执行人蒲某身在北京,执行法官多次与他电话联系,在接到法院给出的执行通知后,他一再表示自己将在一周内凑齐剩下的20万余元赔款,但实际上却能赖则赖,依旧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执行还款。法院便冻结了他的银行账户。这下蒲某慌了,银行账户被冻结后,作为销售人员的他坐不了飞机、动车,也住不了酒店,寸步难行的他只好乖乖主动联系法院,一周内还清了剩余的20万余元执行款。

  16名申请人终于拿到自己的辛苦钱。就在法院组织放款的当天上午,又有两名没有提出申请的员工前来,两人表示,立案时他们在外地,只好重新立案。执行法官知晓情况后当日下午立刻联系蒲某,此时的蒲某已经深刻体会到法律的严肃性,爽快地将两人的2万元工资欠款悉数转给他们。

  最终,18名申请人都拿到欠款,心满意足地回家。

  【数据】

  出动80余人次

  进行现场执行

  1人承诺按期腾房,3人被带回法院督促履行

  此次执行行动除了入户找寻被执行人外,执行人员和法警还现场调查取证、查封房产、张贴传票和腾房公告,督促被执行人到庭履行义务或限期腾房。

  26日早晨9点整,执行人员、法警整队出发,兵分五路外出执行。此次行动共出动法警和执行人员80余人次,前往15个地点现场执行,调查现场、查封房产、张贴传票和腾房公告10处,其中1人承诺按期腾房;成功将3名被执行人带回法院内督促履行,其中2人达成和解协议,涉及金额87万元,1人拒不配合执行,依法被实施司法拘留,在被送往拘留所前,当场全额支付2万元款项,写下具结悔过书。

焦点视频更多>>

厦门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