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关注 > 正文
聚焦理论工作创新 专家掀起头脑风暴
厦门网 2018-12-29 16:24

  

在“专家会诊”环节,多位嘉宾深入研讨理论工作新媒体化的项目培育。(本报记者 黄  嵘  摄)

  昨日,第四届新媒体与理论工作厦门论坛圆满落幕。一场主旨演讲、一场圆桌论坛、一场专家会诊、一份宣传成果展示,让四岁的论坛不仅是汇聚业界前沿观念、指导新媒体理论工作的智慧平台,而且是能够实实在在为新媒体环境下理论工作提升落地率、转化率的交流平台,实现了理论工作从垂直线性指令表达到平面化多维性思维碰撞互动的转化。

  两天内,论坛发言嘉宾紧紧围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紧扣当下新时代、新思想、新传播风向,从自身丰富的从业经验出发,对新时代环境下理论工作的创新模式与理论实践等方面展开讨论。本届论坛首次设立圆桌论坛、专家会诊环节,除了全国学界知名专家、新媒体大号操盘手外,还首次邀请多位来自全国副省级城市媒体的嘉宾,与厦门本土的理论工作新媒体项目运作者一起深入交流探讨。

  嘉宾们的精彩对话、思维碰撞,引起了现场理论工作者、新媒体从业者的强烈共鸣。有些与会代表在论坛结束后,还围着演讲嘉宾继续请教。大家纷纷表示,这样的对话、会诊,结合厦门具体项目,很接地气,很有启发,很有收获。

  本届论坛由省委宣传部指导,市委宣传部主办,厦门日报社承办,厦门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厦门新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策划执行。

  本组文/

  本报记者 郭  睿

  主旨演讲

  说融合

  媒体融合要重点解决两大难题

  昨日,论坛的主旨演讲环节上,宋建武把关注点放在了媒体融合的科学性与县域媒体中心的建设上,将中央对媒体融合的要求总结为八个字——“移动优先,自主平台”。

  平台融合是媒体融合的核心

  宋建武用彼得·德鲁克著名经济学启示“人们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但却又毫无收获”开始了他的发言。在他看来,这一现象在媒体转型中屡见不鲜。失败的原因是当前媒体融合太依赖传统媒体旧有的优势,但这些旧的优势在新时代已不复存在。基于此,他提出了自己的演讲主题——“媒体融合战略的科学性”。

  通过介绍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论述,以及对典型案例的分析,宋建武将中央对媒体融合的要求总结为“移动优先,自主平台”,这是现在媒体融合重点要解决的两大难题。“这两大难题可以一体化解决,就是在自主平台上实现移动优先,遵循移动传播的规律。移动传播就是精准传播,而精准传播的实现必须依靠强大、具有海量数据和内容数据的互联网平台,如果没有这样的平台,精准传播是实现不了的。”宋建武说,新时代做好理论工作同样要在媒体融合上下功夫。

  县域用户是移动应用最大增量群体

  “县级媒体是最接近基层人民群众的通道之一。县域用户是当前移动应用最大的增量群体。”宋建武在解读完媒体融合战略的科学性后,把话题转到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上。他说,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是在媒体融合的深化和媒体融合的持续发展这样一个背景下发生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最终实现媒体融合目标的一个重要举措。

  在宋建武看来,通过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实现渠道下沉和资源整合,聚集起海量用户并建立用户黏性,构建起新型媒体平台,形成现代传播体系,具有较强的可行性。此外,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关键在于实现三个功能,一是主流舆论阵地。主流舆论声音、文本的生产问题不大,难的是阵地不仅仅要有内容,还要有分发的渠道。二是综合服务平台。整合社区服务,使自己既有用户规模,又有用户黏性。三是社区信息枢纽。把地点社区和网络社区整合在一起,构成现代传播体系,成为新时代治国理政的新平台。

  名片

  宋建武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中宣部媒体融合专家组成员。

  专家会诊

  谈痛点

  理论工作也要挖掘用户需求

  昨日,论坛迎来了初次亮相的“专家会诊”环节。所谓“专家会诊”,就是让专家对当前新媒体理论工作存在的痛点“望闻问切,对症下药”。它从现有新媒体语境下理论工作项目出发,找问题、谈思路、聊发展。

  刺猬公社创始人、CEO叶铁桥说,如今我们已经习惯侠客岛、学习小组等新的理论传播表达语态,感受到理论工作的亲切怡人。这种变化还在加速,比如近两年短视频的极度繁荣。因此,理论传播工作需要不断紧跟时代演进和探索。

  结合地方实际 给理论带来新气象

  作为“专家会诊”环节的嘉宾主持人,叶铁桥邀请思明区和集美区介绍两个“会诊”项目。前者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录成音频,转化为可以随时随地听的“学习时间”音频栏目;后者是让卡通形象“阿集”“小美”化身十九大精神宣传员,制作了六集主题小视频《阿集小美说“十九大”》。基于这两个项目,他抛出问题——理论工作新媒体化需要什么项目以及地区性理论工作新媒体化有何发展着力点。

  广州日报社理论评论部评论员毛梓铭肯定了这两个厦门项目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他提出理论工作新媒体化要注意用户的分众性。“互联网让信息流动特别快,但也会相应产生信息壁垒。”毛梓铭说,“我觉得在新媒体上做理论工作,一开始就要想到要给什么人看什么内容。”他还强调,作为地方媒体,要思考如何用新媒体平台把理论文章跟百姓生活结合起来,请专家学者就当地人感兴趣的东西发表观点。“和现实世界结合才能给理论真正带来新气象。”

  思明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尤小波说:“我们率先在全国推出‘学习时间’特别栏目,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朗读方式,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朗读出来。我们设想通过更丰富的内容分享,包括专家对新思想的解读、厦门人学习新思想的体会等,拓展‘学习时间’传播内容、深化内涵。”集美区委宣传部部务会成员林佳说,以“集美”二字命名的“阿集”“小美”动漫形象已遍布在集美街头巷尾,走进群众心中。今后理论工作新媒体化还要继续用生动的画面帮助抽象理论具像化,庄重地凸显科学理论的权威性。

  瞄准用户需求 制定理论工作项目

  飞博共创早年专注泛娱乐,如今也在思考创造对社会更有正能量的优质内容。“我们会更加关注用户喜欢观看或传播什么内容,什么内容更容易引起用户的价值认同。”飞博共创合伙人林冬冬说,“理论工作也需要挖掘用户需求,把高大上的理论转化成具像的内容引起用户共鸣,这是接下来需要发力的一个方向。”

  “年轻人的话语习惯、沟通方式和传统媒体不一样,如果还是用原来的方式做工作,他们就不愿意看。”长江日报社理论评论部主编肖畅说,实际工作中,他们会通过报社融媒体中心制作一些有趣的H5、音频、视频,以及网红记者出镜的方式,更好地把理论宣传文章与读者关注的社会热点结合起来。

  厦门理论在线网站负责人秦学介绍了“厦门理论在线”网站。在他看来,理论工作在传播手段和话语方式上的探索和实践,要求理论工作的平台要办得鲜活、热闹、实用,理论工作甚至可以有自己的美拍和抖音,通过新的渠道让人有所学、有所悟。

焦点视频更多>>

厦门网版权所有